组香港首个流行乐队,演李小龙“手下败将”,老外聂安达粤语话传奇!

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埃尔弗里德 • 耶利内克曾说过:“我们一直用睁开的双眼眺望,只为寻找自己,然后努力生长,力争成为森林。“用这句话形容派克大叔这期节目的嘉宾再合适不过。

他身上有太多的传奇故事,他在60年代同朋友在香港组织第一支扬名香江的流行乐队,他参演过李小龙的电影《猛龙过江》。

他是出生在美国的瑞典人,但在香港生活了一辈子。他将许多好听的有中国特色的歌曲翻译及制作成英文版,无论过去还是现在,他用音乐艺术联结起中西文化。让我们和派克大叔一起走进传奇人物聂安达的戏剧人生吧。

与“传奇大叔”聂安达对话实录

派克大叔:

首先,多谢Anders在香港接受我们新动力传媒的访问。我知道您可以讲一口流利的广东话,请先跟我们多伦多的朋友打个招呼吧

聂安达:

Hello,Toronto!I hope I could come to visit you as soon as possible.坦白讲,我在香港已经70年了,如果不会讲广东话,要么是不用心,要么是智商有硬伤,是不是?

派克大叔:

所以说您样样都有,又有心又有高智商。我知道您15岁时便组了一支叫”The Kontinentals的乐队”,这个Band是大家公认在香港60年代最知名的流行乐队。您是在什么情况下成立了 “The Kontinentals”呢?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故事?

聂安达:

这个乐队是我在英皇佐治五世学校时的学校band,我们每逢周五晚就有一个club party,我从12、13岁就开始表演了。而我们开始有名气是在我15岁出第一张唱片时。

那时候的唱片是小小的,7寸那种黑胶碟。第一首歌是:I think of her;第二首歌是I still love you。有什么特别难忘的呢?就是Bettles时代,粉丝很疯狂,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出学校到外面表演,是在香港一个童军会的礼堂,但是我的吉他带却断了,整个吉他就落下来,台前所有的女生都大声尖叫,她们以为是我特意模仿猫王的表演。

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开的地方讲这件事,很多故事我都不记得,为什么现在都记起来了呢?因为现在疫情被困在家里,我就开始写书。

派克大叔:

应该的,因为你的一生都很传奇,好多人都想知道你的故事,后来你要回瑞典服兵役,”The Kontinentals” 便解散,但你的音乐之路却从未停歇。后来又组织了另一个乐队并且将一些好听的中文歌例如《南泥湾》、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制作成英文版,为什么要这样做?制作的难度在什么地方?

聂安达:

我60年代当完兵返回香港,之后都搞过band,接着70年代也组了一支band叫The Ming「盟」乐队。《南泥湾》是国宝级经典歌曲,要respect,我一直在想,因为这首歌配英文很难的。因为我想尊重歌词原本的意思,但当我从respect出发,不如就用这个主题:respect your father and mother,hard working brother an dsister……”

派克大叔:

除了音乐,我知道您也参演过李小龙的电影《猛龙过江》,我想很多人都会羡慕你曾经和李小龙这位功夫巨星一起工作过,在你眼中的李小龙是怎样的?他对你的影响是什么?

聂安达:

我小时候想以后有三样事可以做,一个是当歌星,一个是做演员,一个是成为记者,我这三样工作都做过的。

当时我在香港的一家英文报社工作,有curious mind,见到排队,就想去看看是什么事。

过去排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“Anders, Anders”,原来是Robert Lee, 然后他就叫伙计再拿一张椅子让我坐下,然后介绍他的爸爸妈妈、兄弟,跟着到他的左手边,我的偶像来的,Bruce Lee哦,我当时都不会讲话了,他好酷的样子,说了句“hello”。

吃了几个点心之后,他对我说:“鬼佬,明天早上7点有没有空啊?”

哪个人有胆子说“NO”。Burce Lee哦,你都害怕他打你。其实不会,他是个很好的人。

我就说“噢,噢”,也不敢问他是什么事。

吃了几个点心后,我才问:“Mr Lee,明早是做什么呢?

李小龙说:“拍戏,你会不会演戏啊?”

当时我拿一个假的铁棍,上了蓝色的油漆,从后面去攻击他。他的双截棍,就“嗖嗖”,我就被打昏了。

那天吃饭的时候,他说让我第二天带上我的吉他,我就带着我的木吉他,坐在地上等,没戏拍的时候就自己练习。

他最喜欢的歌曲就是Guantanamera,一首古巴最出名的歌。之后他就问一些音乐方面的东西,问我是哪里的人,然后就走了。

后来又回来跟我说,你要起来做一些运动,然后又走了,等会又回来,跟我说“你每天要吃3000MG的VC,你吃药丸也行,多吃点橙子也行,还对我说千万不要喝鲜奶。鲜奶是给小牛喝的,人就不应该喝鲜奶的。

那怎么会一直影响到我现在呢,因为后来有很多拍戏机会,都是因为我拍过《猛龙过江》。

派克大叔:

我看你近年还参与一些音乐制作,只是更多在幕后,亦有演出香港的电视剧,例如,《香城浪子》和国內电视剧《外来媳妇本地郎》等。你的演艺及音乐工作一直都没有停止过, 令人感觉是永不言休,非常有敬业精神。真的好佩服,在您的字典上沒有退休这回事吗?

聂安达:

我没有想过退休,除非动不了。我真的上次在温哥华中风,但现在痊愈了,手脚都能动了。我等下采访完,也会动一动,做一些伸展运动才会睡觉的。

派克大叔:

您知道我们在筹办“九九重阳綿綿意、頣康网上接力竟唱九小时”活动,你会不会唱首歌给大家听?您知道很多人喜欢听你的歌。

聂安达:

我不知道你在zoom里是否看到,我的脸皮很厚的啊。你不叫我唱,我都会冲过去唱的,一定会的!我要录一首歌和一个message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这个活动。

派克大叔:

是的,应该老有所依,老有所养,老人家应该受到照顾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Anders唱歌,大家多点捐出善款。希望您能抽时间来多伦多,同您的粉丝见面!

编后语

作为一个有着纯正西人外貌的瑞典人,以英语作为母语的Anders聂安达讲一口流利地道的广东话,这让听者难以置信,也不禁赞叹。

他从小便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,秉持敬畏的心与专业素养,用他的艺术创作联结起中西文化,就像一个民间文化使者。也正因为这份用心与专业,历经数十载,聂安达的艺术生涯持续长青。

Anders也是一个十分可爱的老人。有他的地方,就会有笑声。他像一个快乐的圣诞老人,把笑声当作礼物带给每一位观众,让他身边的人让他的粉丝都折服于他的人格魅力。

Anders也不断践行自己的人生理想,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。你若要问: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?我会答:好奇、努力、坚持,做永远向理想奔跑的“年轻人”。